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欢迎来到海南凯发娱乐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已阅读

400万难民正对欧盟虎视眈眈?

作者:admin      来源:admin      发布时间:2021-12-22
html模版400万难民正对欧盟虎视眈眈?

原标题:【环时深度】400万难民正对欧盟虎视眈眈?

【环球时报驻波兰、德国、法国特派特约记者  于洋  青木  赵风英  刘 洋】欧洲难民危机爆发6年之后,波兰与白俄罗斯边境新一波的难民潮再次让欧洲地缘安全局势快速升温。今年8月以来,为进入德国等西欧国家,越来越多来自中东的难民取道白俄罗斯进入欧盟成员国波兰和立陶宛。白俄罗斯与欧盟方面互相指责,批评对方是这场危机的始作俑者。有分析称,欧盟此次对难民的态度激烈,是因为“难民话题”让欧洲所有政治阵营都感到不适。

“这一次的难民危机带有政治博弈的特征”

连日来,波兰与白俄罗斯边境的难民潮报道占据了欧洲各大媒体,对“2021年难民危机”的恐慌在欧盟内部飙升。据德意志广播电台报道,自2015年难民危机后,欧盟早已将自己封闭起来,大多数难民被拦截在土耳其境内。然而,自西方国家从阿富汗仓促撤军引发混乱以来,大批阿富汗难民涌向伊朗、巴基斯坦等国。

多年来,难民进入欧洲的主要目的地是富庶且对难民宽容的德国和瑞典,主要路线有两条:一条是横渡地中海路线,从北非坐船横渡地中海到意大利或西班牙;另一条是巴尔干路线,经由土耳其进入希腊,穿越巴尔干半岛进入欧洲腹地直至德国。前几年,欧盟曾与土耳其及北非国家签署难民协议,以“金钱买安宁”的方式,掐断了这两条路线,除了零星个案,大规模难民进入欧盟已不可能。

从目前的难民人数来看,白俄罗斯方向远远不如土耳其。在波兰等国实行强硬的边境管控以及欧盟进一步实施“源头减人”策略之际,这波难民潮的最终实际影响可能有限,但数万难民所造成的震荡,已导致与白俄罗斯接壤的欧盟三国的边境地区进入紧急状态,并在建边境墙等问题上与欧盟再次发生冲突。

欧盟庇护支援办公室(EASO)主任尼娜?格雷戈里在接受德媒采访时表示,白俄罗斯已不再阻止难民前往欧盟国家,其邻国的处境极其严峻。波兰国防部长布拉什恰克表示:“如果没有围墙,没有士兵和边防人员之间的良好合作,我们就会重新看到2015年那样的移民危机。”德国联邦移民和难民局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在德国境内提交的难民申请数量大幅增长。截至9月底共收到近10万份难民申请,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加35%。其中阿富汗人有15045名,较去年同期增长138%。叙利亚人位列第一,伊拉克人排在第三位。

许多国际媒体和观察家认为,欧盟国家最近对于白俄罗斯难民危机“反应过度”。要了解欧盟国家的反应,还得从2015年难民危机的余波说起。最近几个月,《环球时报》记者走访过土耳其、希腊、波兰、丹麦等国家,这些国家的国情不同,但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对难民的恐慌。

6年前,大量难民沿着巴尔干路线出发。他们来自土耳其,途经希腊和巴尔干半岛到达匈牙利和奥地利,最后到达德国。在人们涌入巴尔干路线的前一年,土耳其的叙利亚难民人数几乎增长了两倍:从2014年6月的76万人增加到2015年9月的190万人。如今,土耳其仍有400万注册的难民,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都多。此外,还有大量没有保护身份的移民。

土耳其人对欧盟的做法普遍不满。他们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西方发动了“阿拉伯之春”革命,却把烂摊子留给土耳其。他们认为,去年欧盟把对土耳其的援助款项增加近50亿欧元,但这远远不够。他们尤其看不惯欧盟“趾高气扬”的态度。而在2015年被称为“人道主义走廊”的巴尔干地区,6年后,到处都是栅栏。起初是匈牙利封锁了边界,利来娱乐ag旗舰厅下载,后来斯洛文尼亚紧随其后,现在北马其顿和塞尔维亚之间也正在建立边界围栏。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所所长崔洪建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此次的难民问题主要集中在波兰、立陶宛这些与白俄罗斯接壤的欧洲国家,而这个方位不是欧盟管控难民问题的重点,令欧盟措手不及。此外,无论是从数量还是范围上来看,这次的难民危机与2015年在性质上都是不一样的,2015年的危机可以说是自发的难民潮,但这一次的难民危机带有政治博弈的特征。再加上现在已经进入冬季,难民滞留存在取暖、过冬等问题,如果处理不好,很容易变成人道主义问题,影响欧盟的形象。

崔洪建强调,德国现在还没有选出政府,法国明年上半年也要举行大选,这段时间欧盟两个大国先后举行选举,主要工作重心放在内部,是一段政治敏感期和脆弱期。

东欧挑战西欧主导地位的一个借口

从2015年欧洲难民危机爆发以来,以波兰、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为主的中东欧国家,对欧盟的难民分配方案表达出强烈抵制,并多次协调立场表示不参与欧盟任何与接收难民相关的行动。捷克在开始阶段接收12名难民之后,就一直拒绝再度接收难民。匈牙利总理欧尔班也多次表示,只要青民盟和基民党还执政,就会拒绝欧盟强制性分摊难民的政策。波兰右翼保守政党法律与公正党也是在2015年的难民危机中凭借反对接纳穆斯林难民、反对加入欧元体系等纲领,战胜亲欧盟的公民纲领党,赢得议会选举并执政至今。

针对中东欧国家在难民问题上的不合作立场,欧盟先后通过司法程序和资金分配等方式进行制裁,但收效甚微。此次波兰与白俄罗斯边境的新危机,给东欧国家挑战西欧国家主导欧盟决策体制和共同价值观提供了一个借口。

法国《费加罗报》刊登原派驻莫斯科记者曼代维尔的一篇评论,称移民危机显示出欧盟的“矛盾自虐倾向”。欧盟“好似缺乏意志力,充满自相矛盾,一边谴责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一边却不给波兰和波罗的海国家提供实质性帮助。因为欧盟认为,搭建桥梁总好过筑起隔离墙”。

曼代维尔说,“出现在白俄罗斯的难民让欧洲所有政治阵营都感到不适:在布鲁塞尔占主导力量的左派自由进步阵营当中,人们谴责波兰的专制和反动,因此不愿承认波兰目前在保卫欧盟边界问题上打头阵;而在右翼民族主义者和极右翼民粹主义者阵营当中,人们希望能依靠俄罗斯来抗击‘移民主义意识形态’,因此很难接受这次莫斯科对白俄罗斯予以支持”。俄罗斯总统普京在接受俄媒采访时明确表示,白俄罗斯不是欧盟移民问题的始作俑者,其根源在西方国家,包括欧洲。

崔洪建说,欧盟心里很清楚,白俄罗斯是有底气的。去年以来,白俄罗斯与俄罗斯的关系越来越密切。此番难民问题关系到美国和俄罗斯,如果欧盟和白俄罗斯解决不了,就一定会上升到美俄层面,因为年底会有美俄的战略稳定对话。

“欧盟短期的能力缺陷和战略自主的目标之间存在很大矛盾,而且解决不了。”崔洪建表示,在应对波兰和立陶宛的问题上,欧盟没有太好的办法,尤其是涉及到难民问题,所以欧盟就指责白俄罗斯学俄罗斯搞混合战。而制裁对白俄罗斯来说没有什么实质性影响,反而进一步破坏了外交关系和谈判渠道。

针对波兰边境的难民危机,尽管欧盟对外表现出空前的团结,欧盟高层多次表示对波兰的支持。但对边境难民遭遇的人道主义危机,欧盟只表现出“谨慎的关切”。此外,针对东欧国家的诉求,欧盟也再一次出现分裂。

在10月22日举行的欧盟峰会上,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波兰、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亚、保加利亚和希腊等10国呼吁欧盟拿出“有资金支持的具体措施”,以对移民问题做出“快速恰当的应对”为由,重提欧盟资助“边境墙”法案。

对此,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态度鲜明:欧盟委员会和欧洲理事会早有共同立场,不会为拉铁丝网和建墙提供资助。针对立陶宛、波兰、希腊等国纷纷筹资建立边境墙的做法,法国总统马克龙评论说:“每个国家都按照自己的方式来保护欧盟和本国边界。我充分尊重各国的国家主权,但我们也不能忘记我们(欧盟)的原则。”

与此同时,难民议题也成为很多欧洲右翼保守派政党最得心应手的议题。11月11日是波兰独立103周年纪念日,来自波兰和欧洲各地的右翼支持者齐聚华沙,据组织者称有15万人参加了当天的大游行。他们高喊种族主义和反移民的口号,焚烧反对党领袖照片和其他国家的国旗,支持波兰政府对边境危机的应对举措。

《环球时报》记者近日在波兰采访调查发现,大部分波兰人都表示支持政府处理边境难民危机的举措,在右翼政党和媒体的鼓动下,波兰国内的民族主义情绪高涨,出现了反移民、反难民的潮流。据《纽约时报》报道,此次边境难民危机成为波兰的右翼执政党法律与公正党炫耀民族主义的工具,并将任何在此事件中对政府的批评都描绘成不爱国的行为。波兰瓦尔明马祖里大学教授、移民和难民问题专家塔德乌什·伊文斯基表示,波兰、捷克和匈牙利等中东欧国家民族单一,历史上没有接收外族移民的习惯,再加上对社会安全问题的担忧,民众对接收难民普遍持抵制态度,欧盟不断施压只会加剧与中东欧国家间的冲突。

价值观与现实之间的抉择

“欧盟现在陷入两难,一个选择是欧洲的价值观??人权,另一个选择是从现实出发,建起围墙阻拦难民进入欧盟。欧盟必须作出抉择。”波兰《共和国报》称,俄罗斯和白俄罗斯正通过欧盟拒绝难民入境的事件进行舆论宣传,挑战欧盟各国对欧洲价值观的认同程度。

据法国《世界报》报道,90%被波兰边境警察发现的难民,无论妇孺老幼,都会被送回森林无人区。目前,波兰边境的温度已经降至零摄氏度以下,虽然这种做法不符合国际法,但在欧盟边境却司空见惯。白俄罗斯边防局在一份声明中说,“在没有足够的水和食物的情况下,难民中有大量孕妇和婴儿,情况变得复杂。”11月12日,欧盟在边境发放救济物资的镜头引发舆论的广泛关注,波兰一方的工作人员将物资扔到地上,引发难民哄抢,其中还有很多妇女和儿童,场面令人心酸。很多网友在社交媒体上转发这一视频,有网友就表示:“作为人类,他们不应该被如此对待。”

在此次危机中,土耳其等第三国扮演的角色也引起关注。“德国之声”称,安卡拉政府没有阻止飞往白俄罗斯首都的航班,每天都有数个航班从伊斯坦布尔机场直飞明斯克??乘客中不乏难民。布鲁塞尔担心,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疑似利用难民作为政治施压手段。

欧洲政治学者奥利弗?福克斯认为,欧盟国家目前对波兰与白俄罗斯边境难民感到担忧的实质是,欧盟国家对自身前景感到担心,欧盟再也经受不起新一波的难民危机。但是欧盟国家真正要解决难民危机,确实不应该只是接收难民,更重要的是帮助阿富汗、伊拉克等发展中的国家,帮助他们发展经济,让难民在自己的家乡看到未来的希望。

相关的主题文章: